Silicon.

速度慢文手,不定期更新。

主要打滾松沼和刀劍坑,カラおそ和一期鶴主食,其餘大愛。

請多指教。

【A3! / 年長組 / 左東左】Rain.

* 寫a3最困擾的就是團員間的稱呼,姑且就用原文上啦。
* 左東左,總之是年長組無差。順道給友人應募年長組小夥伴。

直到咖哩特輯的重播結束之後,いづみ才意猶未盡向後倒在客廳沙發上揉了揉眼睛。時候不早,也早都看不見學生組的影子,不是為了特別節目いづみ也不會這個時間還守在電視前的。臣早些給她泡的茶幾乎已經冷了,いづみ將茶水飲盡電視關掉,巡過一遍宿舍內公共區域後也打算就寢。
她正要拉上窗簾,隨意向外頭望了一眼。季節性的細雨已經持續一周,直到昨晚才緩下,今早甚至還出了大太陽,將近傍晚卻又斷斷續續下了起來。

啊。視線還愣在不必定睛便能瞧見的室內與自己的倒影,她察覺有誰也來到這裡,いづみ闔...

《Quadrangle.》03

01:http://worldconquer.lofter.com/post/2f4305_f461496
02:http://worldconquer.lofter.com/post/2f4305_f6d4ea1

《Quadrangle.》03

早就散場了,劇場裡黑壓壓的,空松一個人留在觀眾席上。有人打開舞台上最前排的照明,看不見佈景,但足夠看清楚演員了。他看見小松踩著華爾滋的三拍子登場,一個人哼著曲子轉著圈。這個小松有著頭上一對小小的角和細長的尾巴,又是那只惡魔吧,他想。連帶的他理解了這裡又是他自己的小劇場,簡言之就是那種意義不明的夢。
舞台上沒有再演出松野家小劇場,但從光線掀開來的一點輪...

【カラおそ】Quadrangle. 02


01:http://worldconquer.lofter.com/post/2f4305_f461496

《Quadrangle.》02

老建築與他們的世界隔著一堵牆,讓這邊的世界即使他們這樣也能度過、那樣也能度過。
時間弄不髒高牆後頭的世界,只有他們從外頭侵門踏戶的時候才會讓裡頭沾染上跟他們一樣的汙漬,只要他們一走又落盡塵埃,乾淨得足夠讓人能隱晦地欺瞞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

我們做錯什麼了,我做錯什麼了。

空松手上提著啤酒撐著傘,還拎著個小公事包站在老家門前等著小松轉著鑰匙開門。
我們做錯什麼了?他想起以前跟小松一起胡鬧被媽媽處罰站在門口,小松拉著他溜出去玩,結果下了大雨淋得滿身濕透回來,兩個人淪落到還...

【カラおそ】Quadrangle. 01

* 本篇為去年11月在師大中正堂舉辦的《有1就有2!- 長兄松ONLY》上發售的卡拉喔搜本《Quadrangle.》內文釋出,總共4章。


《Quadrangle.》01



最近好嗎?有點想你。

一個平凡的下雨的午後,小松一如往常在常去的咖啡廳裡待著,和筆電一塊霸占角落的插座與靠窗的空間。他自個兒待在角落也不怕給人認得,反倒自己的兄弟們更常被人誤認成他。筆電螢幕上文件的頁面開著,沒打幾行字,文字尾端的直線在同一處閃爍不下百次了,他卻也不慌不忙,視線透出橫溢水氣的玻璃窗直盯著這個城市瞧。
果然想寫點懷舊的東西的話,還是得在貯藏了回憶的場所、面對回憶裡的人才更能上手的多。

「...

復活。

大家安,以下是簡短又沒誠意的復活宣言。

總之先恭喜松第二期確定了,二期宣告的力量真是可怕
大到我都覺得我該復健了(自己墮落

預計這週開始釋出在去年11月在師大中正堂舉辦的《有1就有2!- 長兄松ONLY》上發售的卡拉喔搜本《Quadrangle.》,內文總共4章。

讓各位久候了真是抱歉,為了二期我要開始復健了,雖然不一定都會是松的坑了(什麼意思

大概是這樣吧,然後我的期中其實還沒完(ry


【長兄松】Alive.

* 雖然打著長兄松,但也有著六子、材木跟敦椴。
* 官方糧多是多,但我還是想要動畫二期啊......

松野トド松的店開在赤塚新商業區的小巷子,一座小小的公園前面。生意還過得去,トド松本人則住在稍遠的公寓裡。營業時間不定,多半從午後開始到深夜,下午像咖啡廳,夜晚就像酒吧。本來會進來巷子裡的人就不多,店也不大,在喧囂的商業區邊倒也留著一方寧靜,總是只看見店長トド松悠悠閒閒把每張小圓桌擺滿六張椅子後待在吧台,偶爾出來招待客人,就那麼過了一整天。

就算是打工時期的老本行,朋友們一開始也不解他怎麼突然想做這個。トド松本人也說不出什麼,甚至玩笑著說不曉得自己適不適合繼續待在這個行業。然而現在...

【カラおそ/R18慎】Absinthe.

* 黑手黨松、暴力、R18有,慎入。
* 病卡拉怎麼這麼蘇誰來救救我。
http://www.weibo.com/5038307067/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翻出微博整修了,之後會統一搬運到裡面並同步更新,希望這次不會再出問題了不然我真的要向各位求救了。(抹臉


おそ松還沒給正對自己眉心的槍口足夠的笑容,又一把槍迅速竄出陰影挑起對方下顎,另一邊對方頸子上還被抵著個灌有液體的小針筒。
舞廳裡的人們停下了搖擺,遠遠瞧著此方劍拔弩張的冷冽,依然流動的樂音涼涼地掠過他們單純而置身事外的好奇心。
身子向後靠上座位椅...

【數字松】Undefined.

* 書審完了回來耕,也給最終話騙完了,就癡癡等續作消息出來不然要餓死了。
* 不明所以的數字松。


 除了名字、表情、呆毛,一松辨認出十四松的方法還有一個,但僅限於交錯在群眾裡,能有多人在場的地方。

十四松的影子很淡,約是普通人深度的一半,或許只是在他眼中如此。但當一松看著十四松在河堤上揮棒、在家門前、在落日暈眩的海灘上,十四松的影子又那麼深不可測,好像永遠掛著那張咧開著大嘴的笑臉,甩著過長的袖子,風似地存在著。他記得那處海灘上有浮沉著碎沫的色澤深重的橘色波浪,沖刷十四松赤裸的雙足,吞吐十四松的影子──又或者整片海,都是十四松搖擺不定的虛晃的影子。

「你喜歡海嗎,十...

【カラおそ】Forlorn.

* 想趕著在最終話前給長兄發點糖卻發現正劇怎樣也發不出糖,但還是好想寫カラおそ,只是好想寫カラおそ就亂寫了。

* 只求自己都虐完了,官方能給長男一個完美好結局。


チビ太催促他動身時,おそ松已經來到離攤位不遠處了,他沒地方逃走索性躲去攤車後頭,還給チビ太踹了兩腳。
カラ松自己知道自己跟個窩囊一樣,又或者自覺沒臉見おそ松了,離家之後他沒能好好正眼見過おそ松一面。他捂著自己足以震盪全身的心跳脈動,聽著おそ松來到攤車前坐下,動作發出的聲響足以讓他描繪出對方舉手投足的每個細節。他絕望想起自己留在攤位上的碗盤チビ太壓根還來不及收。

但對方似乎不是那麼在意,照著以往的流程順了一遍,自...

1 / 2

© Silicon. | Powered by LOFTER